点击右上角微信好友

朋友圈

点击浏览器下方“”分享微信好友Safari浏览器请点击“”按钮

文化人 天下事
正在阅读: 青岛:“三张清单”释放教育活力
首页> 光明日报 > 正文

青岛:“三张清单”释放教育活力

来源:光明网-《光明日报》2021-01-13 03:32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指引下——新时代新作为新篇章】

  光明日报记者 刘艳杰 朱楠

  2020年12月,山东省青岛市教育局贴出了一张“清单”——学校管理负面清单,将人民群众反映强烈的教师有偿补课、随意增加学生课业负担等行为列入负面清单,为学校管理划出底线。

  2014年,青岛市教育局在全国率先试点推出两张教育“清单”——学校权限下放清单和学校管理正面清单,其中包括将副校长以下干部、教师的选聘权下放给学校。2016年,按照这一改革举措,青岛二中自主组建了面试团队,将北京交通大学工科硕士生崔春蕊破格选聘入校担任通识教育老师。

  加上2020年的这张学校管理负面清单,至此,“三张清单”开始同步推进,在“法无禁止皆可为”“法定职责必须为”的原则下,进一步为学校“松绑”,释放教育活力。

  权力下放,给校长自主空间和发展舞台

  “为什么要实行清单制度?主要是为了解决政府部门对学校管得太多、干扰太多,对校长和教师激励不够、保障不够等突出问题。”青岛市教育局局长刘鹏照开门见山地告诉记者。

  近些年来,国家的教育改革虽然持续推进,但体制性障碍依然是限制中小学办学活力的主要因素:比如办学的行政化色彩浓重,很多校长戏称“办学是戴着镣铐跳舞”。刘鹏照表示,将人事管理、财务和基建、教育教学等14项学校管理权限下放,就是想有效破解这些难题,为校长赋权,释放学校自主办学的空间和活力。

  “感谢青岛的教育改革,让我找到了合适的人生位置。”4年后的崔春蕊,已经成长为青岛二中的一名骨干教师,她自主开发了硬件编程、3D打印等四门校本课程,还带领学生参加国际机器人比赛,两次获得最佳论文奖。

  “过去招聘教师,都是先由人社局统一组织考试,考试合格的再按比例推荐给学校面试。但实际工作中我们发现,给学校提供的人选虽然考试成绩优秀,有的却并不适合老师这个岗位。”青岛实验高中校长孙睿对记者说,实施“学校权限下放清单”后,学校可以自主确定内部机构设置和副校长以下干部、教师的选聘,而且实现了“面试前置”,对公费师范生,专家评委面试通过后当场就可以签约;对社会招录教师,也是按1:3比例通过面试筛选,再参加笔试择优录用。

  孙睿告诉记者,这几年学校自主招聘了50多名90后年轻教师,他们都有较高的专业素养和强烈的事业心。实验高中是住宿制学校,很多年轻老师吃住在学校,跟孩子们一起摸爬滚打,成长很快,现在不少人走上了中层管理岗位。

  此外,财、物的管理权限也向学校下放。“过去学校想采购教学设备啥的必须上报,采购周期长、效率低,服务教学的作用滞后,等几个月甚至半年也是常有的事。”青岛电子学校校长崔西展说,权限下放后,学校只需要向教育局报备,物品和服务类50万元以下、基建维修类60万元以下的采购、基建项目由学校自主实施。

  自主招生,也是权力下放的重要内容之一。“在笔试环节,我们会通过创设真实情景,考核学生灵活运用学科知识创造性解决问题的能力;在面试环节,则侧重于人文底蕴、责任担当、实践创新的考察。”青岛二中校长孙先亮说,实践证明,通过自主招生进入二中的学生,能更快地投入到创新实验室、创新课题、学科竞赛、艺体项目的研究学习中,能力非常出众。

  数字显示,目前青岛市80%的区市实施了普通高中自主招生,近三年新补充教师40%以上由学校自主引进。中小学自主选课学习、跨年级选课、分层教学等改革广泛推行。权限下放让校长们投入更多的精力潜心教育教学和学校治理,在教育家的成长之路上专注前行。

  “正负”清单,使办学既有刚性又有弹性

  政府依法放权,学校还要科学接权。在落实“学校权限下放清单”后,青岛同步推出了35项“学校管理正面清单”,组织学校对下放权限逐项梳理,建立“一事一单一制度”,通过规范议事程序,平稳有序地实现校长权力让渡,保证学校依法依规运行。

  “政府放权给校长,并不是说学校管理就是校长‘一言堂’,校长也要让渡权力。”刘鹏照说,“学校正面管理清单”里明确要求,涉及教师、学生根本利益的,要分别经教师代表大会、家委会通过。

  以教师职称评审为例,没有清单制度之前,校领导在教师职称评定中的话语权可能比较大,实施清单制度以后,职称评审必须按照“一事一单”的规定步骤进行,最终评审权由教师组成的代表委员会或者学术委员会来决定,评谁不评谁,由教师们自己说了算。

  “应该说,负面清单是前两张清单的有益补充。前两张清单只是给学校放权,告诉学校可以做什么、怎么做,并没有清晰地画出底线,告诉学校不可以做什么,导致在执行过程中,有些学校会发生权力使用过度和不当问题。”青岛市教育局法规处处长张丽萍介绍,负面清单是他们对教育领域85部法律法规进行全面梳理后形成的,最后分42项《全市普通中小学办学行为负面清单》和30项《全市中等职业学校办学行为负面清单》下发。

  “‘三张清单’涵盖了学校办学行为的方方面面,像‘教师有偿补课、擅自统计、公布或者宣传升学率、成绩优异者信息’等一些痛点、堵点问题都在负面清单里,针对这些‘红线’,学校会对照进行排查整治,自觉接受家长和社会监督。”青岛湖岛小学校长管彦莉告诉记者。

  为深化“三张清单”的实施效果,青岛同步建立了“3+1”评估机制,3即督导评估、学校目标绩效考核、阳光校园创建制度,1即安全检查,“3+1”之外对学校的考核评估检查一律不准开展,这一规定解决了同一指标多次评估以及不同主体多头评估的问题;同时,建立了各类“进校园”活动清单制度和审核备案制度,减少对学校的干扰。

  “推进教育治理体系现代化的关键是民主化与法治化,这就要求教育内部要从分权、治权等方面入手推进系列改革,青岛率先推出了放权、治权、监权的‘三张清单’,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可资借鉴的样本。”山东省教育厅党组成员、副厅长戴龙成表示,“三张清单”使教育局和学校之间管理和被管理的关系得到优化调整,共同构建起一种既有刚性又有弹性的新型教育治理模式。

  终极目标,让素质教育真正惠及每个孩子

  从老校区水族箱里摇曳生姿的珊瑚虫,到新校区海洋生物科教馆里满口尖牙的长尾鲨标本,青岛三十九中校园里的海洋气息无处不在。得益于“三张清单”的开放式教学理念,青岛三十九中借助青岛独有的海洋科研教育优势,设立了海洋班,开展海洋特色教育。

  2017年,已经86岁的中国科学院院士郑守仪将多年研究使用的许多精密仪器和宝贵资料放置在了青岛三十九中,成立了郑守仪院士实验室,让中学生们有机会和她一起学习研究“大海里的小巨人”——有孔虫。

  “我们每周安排一次专家讲座,郑守仪、管华诗、吴立新等院士都曾来校讲座。”青岛三十九中校长白刚勋说,学校还设立了博士工作站,每年与中科院海洋研究所、中国海洋大学40多名博士签约,担任学生的课题研究指导老师,从课题开题论证、研究实验到结题答辩全过程进行指导、评价,让每个学生都经历一次严格的课题研究过程。

  高中三年,三十九中海洋班的学生能够听36场专家讲座,参加12次实践考察、2项课题研究、1次海上科考,这些经历能给学生带来什么呢?

  以679分考入厦门大学的左浩然同学说,最大的收获是海洋班培养了他探索和质疑的科研精神;获得同济大学海洋地质专业直博资格的曹君原说,海洋班的课题研究经历直到现在仍记忆犹新,他当时写的“甲壳素的提取与研究”论文获得过很多奖项,这也一直激发他奋斗在海洋科研的道路上。

  “高中生早晨第一、二节课连上两节游泳课?对,没错,就是我们学校。”孙睿非常笃定地告诉记者,遵循“清单”制度,学校有权根据实际需求排课。在青岛实验高中,体育教育不可或缺,学校打破常规,平均每天排一节体育课,因为游泳课的特殊性,有时候上午一二节课也排体育课。

  “学校有21个体育俱乐部、10支专业运动队,近两年,我们已经有30多个孩子通过体育特长走进了名校。”孙睿说,他坚信常年坚持体育运动的学生,越到高年级体能储备越足、学习干劲越高,同时,体育还可以塑造孩子们团队协作的精神、坚韧不拔的性格,这是体育的价值,也是“清单”制度为学校特色化发展开拓的广阔空间。

  近日,以“三张清单”为基础,青岛探索现代学校治理模式的做法入选十三五“山东教育十件大事”。教育部教育发展研究中心首席专家、综合研究部主任王烽表示,青岛的“三张清单”制度,既着眼于政府权限“放得下去”,又重视让学校“用得好”,解决了简政放权过程中普遍存在的“两头怕”问题,完整呈现了“放管服”的改革逻辑,并取得了显著成效,值得推广和借鉴。

  “时代在发展,家长们对教育的愿望已经从‘有学上’变为‘上好学’,千校一面的教育已经无法满足人民群众的需求。”刘鹏照表示,“三张清单”将促使教育行政部门进一步转型升级,从教育管理走向教育服务,从教育管理走向教育治理,终极目标是让每个孩子真正享受到素质教育的红利,找到适合自己的发展之路,成长为一个具有健全人格、健康体魄、才艺广泛、崇尚劳动的合格公民。

  《光明日报》( 2021年01月13日 01版)

[ 责编:陈畅 ]
阅读剩余全文(

光明图片